從小愛耍小聰明,愛玩,反叛,得過一些小獎,對每件事都能堅持三分鐘,遇挫折就放棄,反正沒有害到誰。喜歡蔡元雲醫生,他對我說原生家庭對人的影響很大。是的,很大、很大……

中學畢業急不及待去找工作,急不及待離家出走;經歷過幾間公司及幾段感情的洗禮,找到一份難得自由的工作和難得開明正面的伴侶,一待就十幾年,一直感覺自己是幸運而且充滿愛的。

有朋友也有死黨,大家都認同我很懶,如果我在九龍,請別邀我到香港區或新界區去,那些不是人去的地方嘛,結果越來越宅,每天窩在家,朋友一年見一次差不多吧?

不喜歡責任,所以不打算花二三十年時間和金錢去按揭買房子,義無反顧租了10年的房子,從沒起過要買房子的念頭,關於經濟,跟所有「月光族」一樣,交租、給家用加上洗用,月底基本剩百位數,沒欠債就算嬴!

雖說自己沒欠債,信貸評級卻一點都不好,仗義了!

用自己名義為朋友親戚向銀行貸款,經常無故被追債。也許你也有過有過這種經驗,借都借出了,只能「希望」對方能準時還,基於懦弱或感情脆弱,從不過問為對方的大額借貸,雖然偶爾想起會心情忐忑,表面上卻裝著大方配合。

 

人,最大的問題就是覺得自己夠好了,沒有進步的必要,不小心就連本來的能力都慢慢倒退,以前以為這叫做知足,但真的是這樣嗎?

就是這樣的我,過著每一個沒什麼大不了的日子,毫無根據地想像自己會擁有超美好將來,遇到每個都跟我差不多的朋友,不是沒有想過將來,也許是懶得學習投資理財吧,財務自由交給財務策劃師買基金不就好了嗎?將來交給命運,乖乖付錢然後等待,就是我唯一的策略。

那天,好友Nadia(她是財務策劃師哦),突然建議我去上個關於房地產投資的課程,對只得幾百元積蓄的我來說,一點都不便宜,但是,她說了什麼來著?居然風風火火的去上了。

從不花這種錢,上課當然要專心!三天幾乎沒睡眠時間的課,告訴我其實身體並沒想像中脆弱,那馬來西亞過來的講師Michael,告訴我英文程度也沒想像中低,我到底多少年沒用過自己的身體和精神啊?

課堂內容無論關於人性或是資訊的部份,對我來說都是外星語,感謝Michael給我這種沖擊,他那不太溫柔的態度,讓我了解到:聽,不是重點;做,才是真理。

 

Lucy,是邀請Michael來香港的一個女孩,年紀比我小,為了把簡單買到好房子的方法發揚光大,包辦一切手續、場地、學員、文件、用具,邀請Michael來香港,教香港人買房子,由身邊的朋友開始!

記得在課堂上,只有我一個人完全沒見過Lucy(當然除了Nadia也沒幾個人是認識的),不知就裡的上完了三天,然後在兩個月內買到自己名下的第一層樓。那一瞬間,真的不敢相信,我是在做夢嗎?

Lucy第一次跟我聊天是在我成功買到房子之後,她跑到我公司,問的第一個問題是:上課第三天,完結的時候,為什麼要跑過來給我一個擁抱?

發生過這樣的事嗎?

半年的時間,比過去10年都充實,做了一個半年前死也不信自己會做的決定,當了一個被所有人百分百信賴的leader,主動做了很多自己不擅長的事;跟大半年前的分別,似乎是:我好像習慣了盡力、進步,然後成功。

(Lucy,我再次由衷的感謝你!抱抱~~~ )

 

我到底在什麼時候發現自己的改變呢?

決心立刻買房子,拉著朋友陪我連續60天到處找房子跟陌生的房產中介聊經濟的時候?

遇挫折時安慰別人,叫大家一起再衝衝衝的時候?

天天由屯門去柴灣陪朋友看房子的時候?

直接飛到馬來西亞上課看房子的時候?

腳踏實地跟朋友親戚要求把銀行債都清還的時候?

買到房子,成為包租婆的時候?

每星期都見朋友一到七次的時候?

朋友親人都能從我的話就能了解我的想法及需求的時候?

第一次主動上台與人分享的時候?

我媽主動告訴我她非常相信我的時候?

身邊所有人都說我勤奮可靠的時候?

大家都愛問我意見的時候?

口頭禪變成:「你希望身邊圍繞的是上等人嗎?」的時候?

我說不上來,我還是我。只是,我比較喜歡現在的我。

P/S: 近期的 “置業攻略工作坊”中我將分享更多細節,欲知更多詳情,請按這裡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