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,是與家人住在同一屋簷下典型的80後。

香港樓價高企,年輕人難以買樓向上流,只能挨貴租,或只能住在幾十尺的劏房,否則就與家人同住。

雖然我想上車買樓,但我又可以怎樣?

難道我不想自力更生嗎?
父母從小的忠告,找一份穩定的工作,最好是政府工,挨20到30年,儲夠首期就買層樓準備退休。

畢業後,我每天重複朝九晚七、八、九點的工作,為我父母和我的退休生活作好準備。為了工作,我把我設立兒童教育基金的夢想也擱置了。

沒有錢和「麵包」,你有資格去談夢想嗎?難道2、30歲人還要家人照顧起居飲食?

但是,隨著時間日漸過去,我卻發覺自己離夢想越來越遠:薪金不但不夠支持我去獲取更多的技能以實現夢想,我的時間也越來越少。我也逐漸失去了找尋夢想的動力…

上班兩年後,一位好友推薦我閲讀「窮爸爸,畗爸爸」,我明白到我要產生被動收入,讓我能追求夢想的同時,也能得到安穏的生活,不用再為生計疲於奔命。那一刻的恍然大悟,令我激動得好幾天也難眠。

好了,好了,我有希望了。

可能是上天的安排,認識了與自己年紀相若而理念接近的Lucy,後來一起參與Michael在馬來西亞的物業投資課程。但是,因為我當時未能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礙,仍深信買樓風險高並需要大量資金,所以沒有用知識作出行動去購買物業。

這不是父母和朋友一直告訴我的嗎?

買樓好大負擔,萬一有事不就是可能要家人幫忙,增加他們的壓力嗎?

我內心感到很掙紮。

事情淡忘了數月,我重遇Lucy,才驚覺我實在太己人憂天。Lucy在這數個月內,竟然用少量資金買到低於市價的物業,成功減低了投資的風險!她令我下定決心要衝破心理的枷鎖,再次用心學習和實行Michael在香港物業投資課程的理論。

趁年輕,就應該試一試吧!那有一個投資沒有風險,將來生活要靠別人可能風險更大!  大不了讓爸媽痛罵一頓,自己也不想將來有什麼後悔…

在實踐物業理論時,我遇上重重的困難,一直找不到低於市價的物業,難道只有別人成功,我就不值得嗎?

幸好,每當我有這些顧慮,和教練傾訴後,他都會鼓勵我,支持我,並給予意見,讓我繼續有動力去找尋符合要求的物業。終於,在課程後的第三個月,剛好踏入三十歲,古雲「三十而立」,我成功購買到了我人生的第一個物業並租出,讓租客為我付供款。

此時,我才戰戰剋剋的告訴我「認為物業是高風險投資」的家人關於這件事,我一直擔心他們會痛罵我…出乎意料地,他們知道我的租客為我供樓,覺得這個策略很好,很替我高興,也為我感到自豪。畢竟沒有多少人可以在我這個年紀不靠父母而成功擁有自己的物業,我真的感到很興奮!!我終於得到家人的認同,我的夢想也回來了!

 

因為Michael,我重獲了自信心,並勇於為生活和夢想作出多方面的新嘗試。我現在終於有「麵包」和做麵包的技術,真正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,為夢想踏出第一步。每天起床都在計劃怎樣盡快實現我的夢想,而不是「唉,又要上班了…」。我不再是家人的負擔,也看見了通往自由的路了!

現在,每當我對物業有疑問,我的教練和同學都會用心解答。我常常在想:「他們為什麼會毫無保留的幫我或其他人,畢竟我買回來的物業是屬於我的,對他們是沒有好處,根本不需要幫其他人的,有時間都走出去多看幾個物業更好。」

但他們就是和一般人不同的「傻瓜」,深信每個人都應該擁有他們的幸福,幫到人就是他們的福份。在這個功利的社會,哪裡還有這様的人?因為他們,我才找回人生的意義。

你也想有「麵包」也有夢想嗎?,我現在也把Michael 的課程推薦給你,讓你也能全力邁向夢想!

P/S: 近期的 “置業攻略工作坊”中我將分享更多細節,欲知更多詳情,請按這裡

 

Best regards,
Heidi

0